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第三十三章:大婚前夕

确定了嬷嬷用了易容蛊,大家心里都有些说不出来的沉重,气氛更是令人出不上气,沈清先让临夏半夏带着义和回屋休息了,沈渊留了锦凇在这里看着他们打扫战场,自己则带着无忧要回院子,沈清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景谌,景谌对她笑笑,沈清便追着沈渊跑了出去

“走吧,我们也回去吧”景谌看着沈清的背影,背着一只手和劲苍说,劲苍点点头跟着景谌回了院子,一路上劲苍看着景谌的背影,欲言又止,犹豫几瞬,还是没能说出来

“有话要说?何时变得这样吞吞吐吐了?”景谌回到屋里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喝着

“公子,咱们是不是等公主大婚后就该动身了?暗七和暗九一直在驿馆附近住着,随时可以行动”劲苍走到景谌身边微微弯腰说着,说完偷偷瞄了眼景谌的表qi ng,上次景谌毒发劲苍没在身边,就是因为劲苍接到暗号去接应暗七和暗九了,自从那次后劲苍就把药分了两瓶,景谌自己带一瓶,劲苍带一瓶

“嗯,等公主大婚后再议,让暗七和暗九再等等”景谌摩挲着杯子思考着

另一边沈清追着沈渊无忧去了他们的院子,难得一本正经的对沈渊说有事要和他商量,正好沈渊本也想和沈清说些事

“哥,师兄,我觉得姨母身边有黑衣人的奸细,包括之前我们怀疑的他国细作,我觉得这是同一批人”沈渊无忧闻言对视一眼示意沈清继续往下说

“我也想过,这黑衣人到底是谁在控制的,前两次的黑衣人死士我以为就是江湖上的死士,直到在山寨与他们的首领交手后,我发现不是这样的,那人武功路数虽然我没见过但是和死士的套路是不一样的,在对阵中他会选择自保,那就说明他并不是和死士一起训练出来的”沈清回忆着当时的qi ng况,其实她还是感觉有些怪,只不过说不上来是哪里怪

“确实,我也察觉出来了。而且我还发现他周身的气度并不像个死士首领,更像是…军人”沈渊皱着眉回忆着

“啊,对。怪不得我总觉得哪里怪,我刚遇上他时,他是背着手现在屋顶的,身姿挺拔,说话时像个贵公子”沈清闻言突然眼睛一亮,黑衣人首领的站姿和自家爹爹大哥的站姿是一样的

“玄云附近的附属国只有两个,一个裕华,一个云贵,云贵如今也只是玄云的一座城,况且距离京城不远,听你们所说这批刺客数量庞大,而在玄云眼皮底下的云贵自然不太可能,而裕华,距离玄云何止千里,距离比起突厥也不遑多让,当初臣服也是因为兵不强马不壮,为了寻求玄云的庇护的,重要的是裕华现任国主是个体弱多病的,本就不是个有野心的,若说是他们我也不太相信”无忧闻言,分析着两个附属国的qi ng况

“师兄,你别忘了,这大陆上。可不止我们玄云一个大国,南海可是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青鸾…”沈清说起青鸾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南海是有可能的,两年前,我便在宫中捉了两个南海来的太监,虽没有确切证据但是我从陛下那里还是猜到了两分,不然南海怎么可能献上那么多的朝贡”沈渊皱着眉低声说

“哥,师兄,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青鸾”沈清突然想起那封烧毁了多一半的信,开头第一个字就是鸾

“青鸾…”沈渊明显也说不好,皱着眉思索着

“青鸾首任女皇据说和玄云有些关系,我常年周游各国确实听了不少传说,不过可信度都不高”无忧想起自己听说的故事,摇了摇头

“哥,我想给娘写封信,让她提醒姨母”沈清知道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时一切都是猜测,况且加上上一世看到的qi ng景,沈清只觉得心里发凉

“该是如此,要隐晦些,如今我们也不知宫中qi ng形如何,何况送信的一路上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沈渊提醒到

“嗯,明白”沈清点头

“我先回房了,我也该给师傅传信了”无忧起身,在沈渊点了点头后转身出了屋子

“清儿,还有事?”沈渊看着一脸踌躇的沈清出言问道

“哥,我也只是猜测啊,说错了你也别说我啊,你说…你说姨母会不会”沈清想到这些刺客能轻而易举的在宫里把一个中宫嬷嬷养了易容蛊,这得多大的能力

“不会的。小脑袋瓜想什么呢,若是假的,怎么可能生下玉琪和瑾儿,再者你看看这双胞胎像谁,怎么可能是假的。”沈渊有些无奈的摸了摸沈清的头“别担心,我猜测这易容蛊定不容易养,不然那些潜入的细作为何不每人都装扮成玄云人呢?”

“也对,是我想多了”沈清憨憨的挠了挠头

“最近事qi ng确实很多,等义和大婚后好好歇歇”沈渊看着自小宠大的妹妹,再想想最近这些事,心里也是心疼的

“无事,再说了估计义和大婚后,景谌也该出发去寻药引了,对了,这两味药就在与青鸾相邻的森林里,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觉得该让师兄给景谌看看”在沈清心里任何人的医术都比不上自家师傅和师兄的,就连二哥也得退居二线

“你也要陪着去?”

“自然,不然只靠景谌劲苍张鼎怎么行?张鼎武功还不止如何呢,加我一个胜算大些”沈清对着沈渊笑笑

“还是先让无忧看看吧”本心来说沈渊自然不愿自己的妹妹去冒险,先不说那里安不安全,就说他们根本不熟悉地形,在莽莽森林中找到两味药,其难度无异于大海中捞针

“嗯,今日大家都累了。明日我再带着景谌过来找师兄”沈清抱着沈渊的胳膊蹭了蹭,似乎这样会让她心里踏实下来

“去吧,看看义和,有事叫人来唤我”沈渊拍了拍沈清,沈清点了点头出了门

沈渊背着手站在屋内看着沈清远走的背影,若有所思,抬头看看天,只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沈渊站了一会儿慢慢收回思绪进了屋子

“义和怎么样?睡下了?”沈清回了院子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义和那里看她,走到门口看到半夏临夏都守在外面

“是的,沈小姐,公主回来就睡下了”半夏行了礼悄声说

“嗯,后日就是大婚之日了,临夏,明日后日这两日万不可离开义和的身边,一定要守着义和”沈清看着临夏,今日临夏的表现沈清还是满意的,足以证明她是个细心仔细有能力的人

“是,奴婢记下了”临夏也行了礼,然后悄声进了屋里,在卧室门口守着,沈清见状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半夏,等义和醒来让她去唤自己后,离开了义和屋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累了吧,奴婢让人备了热水先沐浴么”一进门就看见菁菁迎上来,对着沈清关心着

“今日可有受伤?”沈清听着菁菁的关心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又想起今日守在外院的菁菁也经历了番恶战,拉着菁菁上下打量着

“奴婢没事,锦凇大哥一直护着奴婢来着,况且,奴婢也不是好惹的不是,他们哪儿能在奴婢手下得好”菁菁颇为自豪的挺了挺胸

“锦凇是个好的,就是…唉,不说了,反正府里那么多好姑娘呢,大不了直接让娘给他指婚,依着锦凇的人品该是个好夫君”沈清听到菁菁说起锦凇,深深觉得等回了玄云一定得和大哥娘提提这件事了,他们锦字辈的这几个估计只有锦凇靠不了自己找媳妇了,想到这,沈清突然笑了,感觉压在心上的那块石头终于挪了挪

“锦凇大哥人是极好的,奴婢记得锦荣小时候胆子小,生的又小,都是锦凇大哥护着他的”菁菁想起了小时候的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们都是好的,你今日也累了,去歇会儿吧,反正吃晚饭还早”

“得嘞,奴婢先侍候小姐沐浴,然后再回去歇着”菁菁说完就去招呼人抬水来

沈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发现并无多脏,脱下外衫挂在架子上,才发现原来下面沾了些血迹,沈清看着血迹愣愣的发呆,直到菁菁进来

“小姐?小姐?”看着沈清对着衣服上的血迹发呆,就知道自家小姐又别扭了“小姐,水来了,先沐浴吧,然后好好睡一觉”菁菁轻轻拉住沈清的胳膊,沈清这才回神,对着菁菁笑了笑,可她的眼底却是没有一丝笑意的

沈清将自己沉在水里,直到感觉胸腔里的空气都耗尽了,她才露出头来,深深的呼吸,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忘掉杀人后的别扭,将自己的手伸出水面,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手愣了会儿,才悠悠的叹了口气,起身从水桶里站起来,水珠沿着她姣好的身材,慢慢滑落,落在地上,沈清用毛巾擦干身体穿上寝衣,包着头发走出来,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有些犹豫,沈清不禁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又抬起另外一只手,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深呼吸一口气,不在对着镜子,转身对着床擦着头发

“小姐,我来吧”菁菁撩开门帘走进来,接过沈清手里的毛巾,一下一下仔细小心的擦着“奴婢记得小时候小姐身边的嬷嬷就说过,小姐的头发又黑又亮,在手上掂掂也是极有份量的,说小姐是极有福气的”菁菁用欢快的语气说着,沈清闻言不由得笑了,刚才的惆怅也瞬间消散

“嬷嬷不过是为了安慰娘,让娘安心罢了,你忘了那年我贪玩儿偷溜出去结果从树上摔了下来,把方家那小子吓坏了,哭着跑回府叫我哥哥,我还是第一次见一个男生能哭成那样”沈清想起方煜满脸泪水,鼻涕横流的样子,与现在简直是云泥之别,更是觉得好笑

“奴婢记得,那次老爷夫人下令禁了小姐整整半年的足,直到年下,皇后娘娘要夫人带着小姐去宫里参加宴会才将您放了出来”菁菁当然记得,因为她作为小姐的贴身丫鬟,也禁了半年的足

“好了,别回忆了,赶紧歇着去吧,头发就这样吧也差不多干了,天这么暖和,一会儿就干了”沈清打断菁菁的回忆,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让菁菁去休息,菁菁笑着应了声是,看着小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出了屋门,沈清看着菁菁的背影,心里暗叹:真好! 本章节为本站纯人工手打章节,为防止友商恶意采集,暂时不对游客开放,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免费会员,已有账号请点击【登录】,免费会员手打章节随便看!!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