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个价值多少?

“我曾见过世界上最美的景色,就是你的眼睛。”

苏辞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狠狠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嘴里也忍不住吐槽:“谁写的啊,这么腻歪?”

她一脸嫌弃的把手里的纸条放下了,看着上面的并不是很好看的字,心里也猜出了一点。

底下的保姆看到她走到厉厌的书房时,一个个面面相觑,但都揣摩不了厉厌心里的想法,毕竟这是他这些天带回来的第一个女孩,她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她。

而那边,苏辞全然没有闯了别人书房的自觉xi NG,反而看厉厌的那些qi ng书感觉无比的快乐,而且,她看着看着,说不定还会即兴的来上几句,比如:

“只要有你在,哪里都是天堂。”

“你见过凌晨的太阳吗?我见过,是我噩梦醒来时你的笑脸。”

读到这一句的时候,苏辞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收不住了,整个人笑起来就像个疯子一样,还会时不时的拍一下地板,“真是的,人在睡着的时候是没有笑容的。而且啊,你要是醒来看到你身边的那个人在对着你笑的话,那样不是更加恐怖吗?”

她说的话也不会有人回应她,所以她基本上都是在自娱自乐,乐到极致的话,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手给拍痛了。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继续*看着那些qi ng书,然后继续声qi ng并茂的念出来:

“你是光,你是月,你是我的意中人。”

念完以后,她又要开启自己直女模式了,吐槽:“你怎么不说你是火,你是柴,你是我的打灰机呢?”

吐槽完了以后,她又把qi ng书放到了一边,继续看下一封,然后继续开启自己直女一样的模式。

别问她怎么了,问的话,就是她实在是太无聊了。

手机不仅丢了,就连这里的客厅里面的那个电话,连个信号都没有,更别说她能打个电话去求救了,不是厉厌接的她都谢天谢地了。

不过,她转念又很乐观的一想,没事啊,反正都是被绑架,比起被白菲婕绑,她倒宁愿是被厉厌给绑了,至少,她的生命虽然可能会受那么一点点的威胁,但更多的,她还是可以自由行走的吧。

别墅外面种着很大一片薰衣草,紫幽幽的一片,漂亮的有些过分。

苏辞从客厅沙发那边醒过来的时候,抬起头入眼的第一片,看到的就是这一大片薰衣草,美的她忍不住感叹一声,“真好看啊!”

这样美丽的场景就在她的面前,让她也忍不住想要过去看看这片花海,结果她还没有走出十步,就被厉厌安排在别墅里面的保镖给拦住了。

苏辞看了一眼她们拦着的手,无语极了,“诶,我说,我就在门口去看看行不行啊?就那么点距离。”

见她们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苏辞又说,“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啊,你们就站在我身边,要实在不行,”她把保镖的手往自己的手臂上拉,“你拉着我,你拉着我,这样的话,我总跑不了了吧。”

保镖一很冷酷的拒绝了她,“苏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

保镖二沉默,但对她的话也算是默认了。

苏辞看着她们俩这副冷酷的模样,一副“老娘要疯了”的抓了抓头发风,十分烦躁,“你们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我出去啊?”

两个保镖没有回答她。

苏辞觉得,自己对着她们,就像是在对着两个木头人一样,但偏偏,她又没有跟她们玩谁是木头人这个游戏,这一个二个都沉默有个什么意思啊。

“大哥,”苏辞被她们沉默的样子给气笑了,“算我求你们了行吧,让我出去走走。”

她们依旧没有说话,还是很尽责的守在那里,不管苏辞是撒娇卖萌还是撒泼打滚,两个人脸上的表qi ng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依旧是那副冷酷的样子。

苏辞也累,看着这俩人一直板着脸,气极反笑,“诶,你们俩这么板着脸好受不?”

她本以为这话也得不到回答,所以她都已经习惯自问自答了,没想到这一次,保镖一居然破天荒的回答了她,“还好。”

苏辞看了她们一眼,脸上的无语已经快把她的脸都弄抽了,最后,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两个人也太难缠了吧,不管她要做个什么,只要不靠近那扇门,她们两个人都不会有一个动作。

苏辞本来是想砸东西的,结果她一拿起一样东西,其中的一个保镖就会在一边提醒她:“苏小姐真有眼光,那是厉爷从国外高价进购回来的,价值五千万。”

我去。

苏辞听到这个价钱,手差点没把这花瓶拿住,一脸肉痛的把花瓶放回了原处,然后拿起了另外一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值钱的小瓷盘。

保镖一点声音再度响起:“不愧是苏小姐,这是厉爷从厉家拿回来的,算不得很值钱。”

苏辞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想:我就说嘛,总不至于这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千万起步的吧。

她正要砸,保镖一冷酷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也就一百多万而已。”说起来还挺遗憾的意思。

苏辞要砸的手转了一个弯,然后很小心的把瓷盘给放了下去。

同时,两次想砸的心qi ng被搞砸了,苏辞的心里同样不是很开心,指着那个瓷盘就骂,“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古代皇帝用过的盘子吗?还睡觉用纯金打造的啊,买那么贵,这不坑人吗?”还是坑她这样的老实人。

吼完了瓷盘,她又把矛头指向了保镖一,“还有你啊,好端端的跟我讲价钱干什么,是想让我赔钱吗?”

她拿起了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瓶子,怼到保镖一的面前,“直说吧,这个价值多少,几百万起头还是几千万起头。”

保镖一摇了摇头,冷酷的脸上表qi ng一丝未变,还在跟她睁眼说瞎话,“我以为苏小姐是想端详,所以才告诉苏小姐来历,却没想到苏小姐原来是这样想的。”说着,她的语气还颇为惋惜。

苏辞:“……”

她闷着生气,觉得自己都快被气成一个河豚了,谁要是敢碰她一下,她肯定立马就爆炸,炸死这丫的。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听着你说话我就来气。”

苏辞白了她一眼,气的她无关都有点扭曲了,整个人也非常非常的不好。

“好的,我立马就闭嘴。”保镖一从善如流的回答。

苏辞:“……”

看着这么“懂事”的下属,苏辞的一口气就这样堵在了心口,堵的她脑仁疼。

最后,她还是懒得跟她继续说下去,直接转身就走楼上去了。

哼!她在心里冷哼哼几声,心说,我赔不起你的家具,我难道还赔不起你的书吗?

没错,她已经决定上去祸害他的书房了。

既然厉厌做的那么绝了,那就不要怪她太抠字眼了。他说不允许她出门,连别墅门都出不去,那可以啊,她不出去,她就去他书房里面看看,随便嘛……她拍了拍手,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上去找找他和她“血缘关系表上姐姐”的过往,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样在心里一安慰自己,她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离书房还有几步的时候,她直接就用跑的了。

保镖二看到她直接就进了厉厌的书房,有些担心的问同伴,“苏小姐进了先生的书房,我们需要告诉先生吗?”

“这个……”

“自然不需要。”

保镖一还在纠结要不要的时候,外面传来的一个男声直接就给她们做了决定。

如果此时此刻苏辞下来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气的跳脚,然后指着进来人的脸,怼着问,“凭什么他可以进来啊?我为什么不能出去?”

索xi NG苏辞现在没有管那么多。

俩保镖听到他的声音,连忙给他让出了一个位置,态度也极其的恭敬,“安先生。”

没错,来的人正是安天一。

他走了进来,摘下了帽子,身后的人也立马上前把他身上披着的外套拿了下来,然后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又很恭敬的退到了一边,全程也没有一句话。

安天一走进去就自动坐了下来,整个人的举动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那边站着的保姆也立马来给他沏茶,对他的态度,和对苏辞的态度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保镖一走上前,有些不太好开口的问道,“安先生,您这是?”

安天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极淡,“我会去跟他说,不用你操心。”

保镖一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好,心里就立马明白了,微微点了头以后,就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安天一坐在沙发上,偶尔抬头看看,但他更多的时候,目光是停留在对面液晶电视旁边的照片上。

如果有人看见他的眼神,一定会看到他眼里的缠绵,眷念,还有他隐忍着的克制。

唐小西x说

感谢秋夜璃大佬的推荐票٩(๑^o^๑)۶ 本章节为本站纯人工手打章节,为防止友商恶意采集,暂时不对游客开放,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免费会员,已有账号请点击【登录】,免费会员手打章节随便看!!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