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二小姐,您大人有大量,莫要再往我身上扣大帽子,我的确递过泻药也让小云给您送馊饭食,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过错,是我看不惯您欺负大小姐,有了报复的心思,一切都是我的错,与大小姐无关。”

此话一出,不止是苏瑶也,就连苏清尘都愣了愣。

苏瑶也忍不住心中叹息,这厨娘是个有心思的,明知道事qi ng闹大自己讨不到好,干脆退而求其次。送苏清尘一个人qi ng,她知道苏夫人肯定会认。

果然苏夫人立马站出来:“老爷都是我的错。这厨娘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她也是看着清尘长大,心疼的紧,前些时日清尘想学规矩,被阿也戏弄,吃不少苦头,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这才着急昏头做了错事,我今日表个态把人送过娘家,好好训戒,还请老爷原谅。”

瞧,这话里话外都没把苏瑶也这个受害人放进去,可见苏夫人的道歉有多不诚心。

不过苏为政也不在乎,他见事qi ng有了台阶,立马开口道:“既然弄清楚了。该怎么惩治夫人自己把握,别再闹得后宅不宁。”

众人闻言显然都松了一口气。

“慢着。”苏瑶也身板站的笔直,她与所有人都隔着三四步的距离,小小的身影却如一座山坚定不移。

“还要闹什么事,人也惩治了,其他人都看着,难不成日后他们还敢招惹你?”

外面雷声阵阵,都隐在云层里,好像随时都准备落下一场大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场雨迟迟没有来。

“父亲,我还有一事要告!”

“还有何事?”

“姐姐身边的人偷我印信,冒领月钱,叫我身无分文,昨日出门险些连一碗馄饨都付不起。”

“你…你瞎说!”苏清尘看了眼地上的刘管家,慌的有点厉害。

“刘管家,你来说。”

昨日的恩惠刘管家收下了,今日的恩qi ng该他报。

“昨日秋月拿着二小姐的印信来帐房领月钱,我特地问过,秋月说是二小姐让她来的,是以后来二小姐再来,我只得照实说,”

苏瑶也看向苏清尘,等待她的狡辩。

秋月是苏清尘的外院丫鬟,这件事谁都知道,她替苏瑶也领月钱,这件事说起来就荒诞,任谁也不能信。

“怎么回事?”苏为政心中隐隐有些烦躁,看向苏清尘的眼神也多了一丝责备。

苏清尘心中慌乱,刺客也不得不心虚着顶嘴:“真不是我,爹爹就这般不信我?”

“若不是姐姐,那就是秋月自己偷了我的印信,冒领我的月钱咯?”苏瑶也淡淡问道。

苏清尘不做声。

“好了,那请爹爹把秋月找来,我们当面问清楚。”

苏为政猛一甩衣袖:“苏瑶也,你别以为你是二小姐我就该纵容你,你今日闹的够久了,该收手了。”

苏瑶也咻然抬眸,语气沉冷:“爹爹也要帮着这帮刁奴,任由他们欺负我?”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我看你真是疯了。不过是去了几天国公府,还真把自己当作国公小姐了。”苏为政几乎是指着苏瑶也的鼻子呵斥道。

苏瑶也忽然安静下来,一直妙语连珠,分寸不让的人儿垂着头,静默下来。

这份安静来的太突然,众人反倒不适应。

苏为政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心中有些异样。

“说话!”苏为政没好气的开口。

苏瑶也慢慢抬起头,却慢慢笑起来。

她眼中含着一层薄薄的泪水,眉眼弯弯的,泪水似是撑不住随时都要落下来。这笑裹着泪,叫人看了心里一酸。

“你做这幅可怜模样给谁看!”苏为政开口仍是恶语,可他却撇开了头。

“父亲,你还没明白吗,这苏家除了您没人与我有干系,她们欺辱我,陷害我,看我笑话,背后说闲话。我今日所做不过是也想在您面前挣一个公道,如今我却懂了,您不会给我公道,我后悔生在苏家。”

苏瑶也说完转身走到屋檐处停下。

她的脸上有泪落下,也不知是不是天公应景,竟然也在这时开始下雨,雨点开始很小,而后逐渐变大,顷刻间就暴雨如注。

苏瑶也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开口道:“即是如此,今日起我苏瑶也与苏府断绝关系,我与你苏为政断绝父女,从此苏家的事qi ng与我再无半点关系。”

说完话,苏瑶也头也不回的走出正厅,走入倾注如流水的暴雨中。

所有的人都愣在原地,谁也没有想到苏瑶也居然有这样的心气,居然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

“你要是走了就一辈子别回来!”苏为政说了句狠话,还想赌苏瑶也会回头。

然而苏瑶也就好像没有听见一般,步伐坚定的朝着前方走去。

穿过前廊,苏瑶也已经能瞧见苏府的大门,她义无反顾的往前走,让府中好些下人都忍不住放下手中的活回头看向自家这位二小姐。

雨水遮住了视线,苏瑶也抹了把脸迈腿跨过门槛,她忽然就笑了。

苏府的大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祁川,一个是南风。

祁川打着伞,南风穿着蓑衣。

见苏瑶也出来,祁川面露几分嗔怪,他朝苏瑶也伸出手。

苏瑶也也朝他伸出手,两手交握之际,祁川上前一步,让苏瑶也纳入自己的伞下。

“不过是找个由头堂堂正正从苏府里回去,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吧。”祁川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身前雨淋的透湿的苏瑶也,略有几分心疼。

苏瑶也面朝着祁川的胸口,在外人看不见的地方小声嘟囔着:“谁知道今日下这么大的雨,原想着潇洒走出来,应当是很有气魄的,这大雨浇的,怕是苏府的下人只记得他们家走出去的那个二小姐被淋的像只落汤鸡。”

“也罢,快些回去让墨儿给你烧热水沐浴更衣便是。”祁川说着话,一只手环过苏瑶也的肩,护着人上了马车,随即他转头冷脸看向苏府门口的下人:“回去告诉你们老爷,今日我的未婚妻是如何从苏府走出来的我都记下了,来日若有机会,我也定会好好招待苏老爷。”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