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世子是有什么话要同我说么。”苏瑶也正襟危坐。

祁川敛起笑,他静默半刻才开口道:“我听说你今日与苏府众人断绝关系。”

这话本就不是秘密,祁川只要有心派个人去苏府一打听就能得到消息,只是苏瑶也没想到祁川还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

苏瑶也低头瞧着自己莹白青葱的手指,闷声道:“的确是这么说的。”

“你是不打算再回去了吗?”祁川抬眸看向苏瑶也的脸。

苏瑶也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点点头:“苏家对我本就没多少qi ng分,经此一事更是让我看清他们的真面目,既然苏家不愿留我,我有何必留着这份qi ng。”

“其实我知道,你这么做多少也有些是因为我,毕竟你要回到国公府,与苏家斩断联系是最快捷的办法。”祁川叹了口气。

苏瑶也怔了怔,缓缓抬起头。

“今日你既回到了秋蕤院,秋蕤院便是你的家,这辈子都是你的家。”

苏瑶也看着眼前的少年郎,原本只为只为计较人心,只为权术而动的内心,忽然有了新的感知。

有人要给她一个家。

“好。”苏瑶也笑起来露出两个好看的梨涡,眼睛亮亮的,“我听你的。”

秦氏回到自己的院中,心中气恼不已,她也不知苏府居然这般不会办事,居然给了祁川借口,让他将苏瑶也带回来。

如此自己在国公府的日子又要难过起来。

“大夫人,您上次让我去拿的药渣,昨日总算是让我逮到一次秋蕤院的丫鬟出来倒东西,我将东西全都拿回来了。”

秦氏转了转自己手上的玉镯:“这倒是个好消息,快,你现在立刻就将药渣拿去外面的药房问清楚,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

嬷嬷手脚也快,连忙带着东西出了府。

找了一家相熟的医馆,把药渣送到大夫面前。

大夫打开药渣仔细检查,半晌却皱起眉头。

“怎么了大夫,难道这药渣有问题?”嬷嬷来此的由头是说自家主子吃了药觉得身子不舒服,出来查查药房的内容,这话说的倒也不差。

鹤发长须的大夫摇了摇头,他捧着药渣的手略显谨慎:“您送来这药渣,我平生从未见过,我只能说这里面没有毒,至于究竟是什么成分,恐怕还需要一日的时间给我去*看医书。”

嬷嬷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但务必要准备,她笑着往大夫手里塞了一块碎银子:“那就劳烦您了,我家主子喝了这药腿脚时而疼痛,我也是担心得很,唯恐是有什么大问题。”

嬷嬷走出医馆,转身就往国公府的方向走。

与嬷嬷擦身而过的一个人则是苏夫人身边的婢女香莲。

香莲急急忙忙入了医馆,连忙找了大夫:“您快随我去看看我家夫人吧, 我家夫人方才晕倒了现在还没醒。”

大夫自知救人要紧,连忙将手里的药渣重新收拾好,跟上香莲的步子,背上药箱往苏家的方向去了。

只不过大夫到苏府的时候,才有下人告诉香莲苏夫人已经醒了,香莲终于能把心放回肚子里,她给了大夫几个铜板算是跑路的路费作为酬谢,又恭恭敬敬的把人送出了府。

做完这一切,香莲连忙快步走进苏夫人的屋子,正瞧着苏清尘坐在苏夫人的床边,二人一同抹眼泪。

“大夫人,大小姐,如今可不是哭的时候,眼下老爷正在气头上,你们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不如你们先顺着老爷话,等日后老爷气消再说其他。”

香莲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谁都没有想到苏瑶也今日回来这么一出,更没有想到祁川居然会在苏府门口。

这一切是偶然也好,刻意也罢,不管是什么,苏夫人和苏清尘都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自从苏瑶也从苏府离开之后,苏为政回到自己的书房,吩咐谁都不见。

一个时辰之后他从书房出来,守在门外的苏夫人和苏清尘连忙迎上去,她们二人是算好了来道歉认错的。

没想到苏为政没有给她们这个机会,苏为政出来只朝她们说了一句:“将苏瑶也的嫁妆准备好。”

“可人家都和我们断绝关系。”苏清尘不忿,忍不住多嘴。

苏夫人在苏为政生气前连忙瞪了苏清尘一眼,随即开口道:“老爷,这嫁妆本就是备着的,若是阿也真要嫁,随时都能拿走。”

苏为政背着手冷声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苏瑶也准备的嫁妆,还不及清尘的十分之一。”

苏夫人脸色微变,她明显感受到危机感,连忙打着圆场道:“老爷说的是,如今知道阿也在国公府地位不一般,之前那些嫁妆的确是少了点,我这就去准备,至少再甜两三百两的东西进去。”

“不必了。”苏为政语气冷淡疏离。“若苏瑶也真要嫁入国公府,我要让她按照苏府嫡女的规格出嫁,我记得府中还有一套祖上留下来的头面和一对金镶玉的玉镯,把它们都拿出来,到时候一并放进去。”

苏夫人的身子晃了晃,苏清尘也慌了,连忙开口道:“那套头面娘亲说是留着给我出嫁用的,父亲怎可给一个庶女?”

“庶女又如何,她能加入国公府,那是我们苏府这辈子都高攀不起的权贵,你就是再好命,难道还能当上王妃吗?”苏为政对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很,加之今日之事,他对苏瑶也有了新的认识,对于自己现在身处的格局也有了新的计划。

苏清尘被苏为政狠狠贬低了一番,她眼中蓄满了泪,心中更是悲愤难当,转身就往自己的闺房跑。

苏夫人何尝不是头皮发麻,她也没料到苏为政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老爷,其实这件事或许我们还可以商量,其实也不非得那套头面,再说那样的东西拿去国公府,估计国公府的人也看不上眼,何必……”

“如今早已不是国公府的问题,是你们得罪未来的世子妃!这都是你们敢受的。”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