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后头的话墨儿尚未说出口,就被祁川冷声打断:“墨儿原先是舅母身边的人,做事自然妥帖,还用得着你来说?”

祁川一脸欠扁的神qi ng,把一条浸湿水的毛巾丢在苏瑶也脸上,不屑地冷哼一声。

“你即病了,接下来便好生修养,书墨院的事交给墨儿就好,今日无事,不用早起,睡吧。”

说罢祁川示意墨儿推他出去,墨儿虽满头雾水,但想到苏瑶也需要休息还是乖乖推着祁川出了苏瑶也的卧房。

苏瑶也愣愣看了一眼手中的毛巾,这个小世子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今日天色很好,朝阳的光很是温和,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今后苏瑶也但凡提及昨夜之事,但凡她谢你,你只需点头就是,别的无须多嘴。”

说罢不等墨儿点头,祁川又接了句:“这是本世子的命令。”

墨儿嘴角一抽,唯有点头的份:“奴婢明白。”

苏瑶也在房内歇了半日,墨儿请不来大夫,苏瑶也也不在意。用现成的药材熬了祛风寒的汤药,熬了后喝下,因药的副作用,不多时就开始犯困。

苏瑶也刚要眯眼,墨儿就撞开房门跑进来,不错,是“撞”。可怜的门由于惯xi NG作用拍在*上,震落好些灰尘,苏瑶也捂着口鼻呛了几声:“怎么了这是?”

“姑娘,不得了,府里的管家昨夜不知碰上什么人,被扒光了衣服绑在亭子的柱子上,今早被人发现的时候别提多滑稽,这会子全府上下都拿他当笑话看待。”

被人扒光衣服绑在水亭,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指定是管家想对谁欲行不轨,不想反被人打晕扒了衣服绑起来羞辱。

墨儿激动地面色微红,好似见着什么新鲜事,迫不及待要找人分享。

将军府规矩森严,前有几位将军的威慑,后有甄氏与宋氏的治理有方,全府上下没出过一丁点乱子。

反观国公府,秦氏用人唯亲,什么人都敢安置在府里,下人的心xi NG也就良莠不齐。

加之事qi ng是出在堂堂一府管家身上,简直是打了国公爷和秦氏的脸,贻笑大方。

身为始作俑者的苏瑶也气定神闲抿了一口菊花枸杞茶,润了润喉才问:“只是笑话?管家没有解释什么?”

一府管家闹出这等没有脸面的笑话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祁锐最是好面子,得知此事不可能毫无反应。

“他做出如此不要脸之事,怎能辩解?国公爷得知此事大怒,命人杖责管家并赶出府,而且……”墨儿神秘兮兮凑在苏瑶也耳边,“国公爷还当众斥责了秦夫人。”

管家是秦夫人提拔起来的人,事qi ng出在秦氏的人身上,秦氏难辞其咎。

苏瑶也面色讳莫如深,没有接墨儿的话。接下来还有一场战要打,她可得养好精神才行。

墨儿怔愣片刻,忽然想到什么,神色有些复杂:“姑娘,昨夜浅薄姑娘之人,该不会就是他?”

“是,不过你放心,他没对我做什么就被我打晕,就凭他,还动不了我。”

墨儿这才松了口气:“如此就好,不过姑娘真是厉害,能想到这个报复他的法子,让他自食恶果!”

“也不全是。”苏瑶也摩挲着杯沿,她用此法报复管家,一是为了让管家自食恶果,二是这么做祁锐必定大怒。

管家被赶出府其一是打秦氏的脸,其二,秦氏在人前的威信则会直线下降。

莫看这些变化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作用,而这,只是为祁川铺路的第一步。

一棵大树不会因为被砍了一斧头就倒下,可有句话不是也说,聚沙成塔。

主院内,因管家一事,伺候在秦氏身边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以免出什么差错。

管家被祁锐下令逐出府,秦氏心里有疑,命人把管家私底下带回府内审问。管家正愁没人收拾苏瑶也,把昨夜发生的事吐了个一干二净。

“啪”秦氏将手中的茶盏掷在地上,茶盏应声而碎,秦氏的怒骂随之而起:“饭桶!你是我身边多少年的老人?竟栽在这等事qi ng上!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管家跪在地上,因背后有伤跪得不稳,可迎着秦氏的雷霆之怒,他也只能规规矩矩跪着。

管家张了张微裂的唇,咬牙切齿道:“奴才自有不妥之处,但苏瑶也那个女人绝非等闲之辈,夫人千万小心,她留着到底是祸患,依奴才看,夫人何不趁早料理了她?”

苏瑶也那个贱人害他至此,他怎能让那贱人好过?

“此事我自有定夺,你已被国公爷逐出府,不可再留在府内,你拿上这些银子走吧,你曾经做的那些事,但凡多说一个字,我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把你的嘴闭好了。”

秦氏拿一卷银票丢在管家面前,命人把管家带下去。

管家说的那番话秦氏表面上虽未说什么,心里却另有一番计较。

呵,那个蹄子素日里的卑微软弱果真只是装出来的?她到底是小看了苏瑶也。

“张嬷嬷,你去一趟书墨苑把苏瑶也带过来,就说本夫人有话要问。”

苏瑶也早料到秦氏会派人前来,注意听着外头的动静。一听到外头有脚步声,立即喝了一口茶,故意呛了一口,紧跟着剧烈咳嗽起来,咳没几声就上气不接下气“晕”过去。

“老奴不过是领苏姑娘过去说几句话,你如此着急做什么?”

张嬷嬷推来阻拦的墨儿,一进来就看到苏瑶也打*茶盏晕过去的场景。

墨儿不知苏瑶也是作假,急得哭了,挡在张嬷嬷跟前说什么都不让步。

“嬷嬷没看见姑娘病得不行了么?此时要姑娘下床走动,是想逼死姑娘不成!”

张嬷嬷拨开墨儿,贼眉鼠眼往里瞧,还想看仔细些,前头人还好好的,她一来就病倒了,有这样的碰巧的事?

“张嬷嬷这是做什么?”

正当两人僵持之时,祁川推着轮椅从走廊的另一头慢条斯理地上千来。

“公子勿怪,奴婢不过是奉夫人之命来带苏姑娘去问几句话,仅此而已。”

张嬷嬷语气客气,可是礼也不行,神色轻蔑得很,毫无半点下人该有的样子。

“问话也得是人醒着才能问,退一万步说,苏瑶也是书墨苑的人,要带走也得本世子点头,你算什么东西,滚?”

祁川也不客气,他话音刚落,从将军府跟来的两名侍卫就默默走过来站在他身后。

上官震差给祁川的两名侍卫面相凶狠,光看着就凶神恶煞,张嬷嬷瞧不起祁川,却不敢惹上两名侍卫,只得灰头土脸地走了。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