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张嬷嬷回到正院向秦氏说了此事。

“苏瑶也当真病了?”

“当真,老奴亲眼所见,连气都闯不过来,咳了几声便晕了,脸色白得雪似的,难看的很,整个人就像凭空架起来的柴堆,一碰就要散架。”张嬷嬷点头如捣蒜,以证自己亲眼所见。

“竟是这般……”秦氏糟心地拧紧眉头,头疼地叹了口气。

管家是她扶持上来的人,他的底子秦氏在了解不过,只不过这些年有她看着,管家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没想到……

管家被杖责赶出府,也是自作自受,秦氏冷哼一声:“不中用,随他去吧。”

眼下苏瑶也病了,将军府送来的药岂不是……

上官震每日都会差人送药,她之前得的药渣到底不完整,何不借此机会去拿完整的药材来?

秦氏心生一记,遂让张嬷嬷去领药。

送药人等到墨儿代苏瑶也前来领药,送药人才将药递交给墨儿。

张嬷嬷一不做二不休,带人堵住墨儿,逼她把药交出。

来者不怀好意,药对世子的腿疾又至关重要,墨儿自是不肯。

“将军府来的婢女不过如此教养?来人,把她按住,给我狠狠地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跟着张嬷嬷来的婢女押着墨儿跪下去,扬手就要打人,墨儿双眼一闭,铁了心不把药交出去。

“且慢!”

一声沙哑的女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就见苏瑶目光Y沉快步往这边走来。

“慢?我今儿我偏要打这贱蹄子!”张嬷嬷冷笑,撸起衣袖欲亲自动手。

苏瑶也见她铁了心要打人,也不急,语气淡淡道:“三公子近来是否精神不好,夜里难眠?”

事关祁明,张嬷嬷眼皮跳了跳,手停在半空中没有打下去,挑眉质问苏瑶也:“是你搞的鬼?”

那日帮祁明开药方苏瑶也就留了后手,但说是她有意捣鬼,也不至于。

“嬷嬷多心,三公子之所以精神不济彻夜难眠是止痛的副作用。这是消除副作用的法子,不知嬷嬷要是不要?嬷嬷若能把此法子献给夫人,想必夫人会很高兴。”

张嬷嬷一听愣了,指着苏瑶也骂道:“你这贱人,早留有后招?”

苏瑶也用看蠢人的眼神瞥了眼张嬷嬷,不留后路难道等着被她们吃干抹净?

“只要嬷嬷放了墨儿,这张方子就是嬷嬷的了。”苏瑶也不与张嬷嬷多费口舌,雪地里冷,墨儿多跪一刻就难受一分。

夫人重视三少爷,视为掌上明珠,一点苦都不忍心让祁明受,倘若秦氏知道张嬷嬷没拿回这张方子,秦氏定会让她承受重过祁明百倍的痛苦。

“松开她。”张嬷嬷咬牙切齿吐出三个字,眼底满是不甘。

苏瑶也扶起墨儿,把药方交给张嬷嬷就带墨儿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夫人,这就是那蹄子给的药方,请夫人过目,至于将军府给的药,奴婢无能,未能取来。”

“真是好一招扮猪吃老虎,苏瑶也,庶出生的女儿,自是有心计的,本夫人倒忘了!”

秦氏听了张嬷嬷的回禀气得不轻,又砸了一只上好的茶盏,恼恨苏瑶也那个贱婢竟敢算计她。

见了那张药方越看越气,一怒之下把药方揉成一团就要丢进火炉。

最后关头勉强刹住怒火,把药方扔给张嬷嬷,命其按着药方的法子配药熬了给祁明喝。

这张方子所写的药材中含有黄连且占比不少,每日早晚两碗下去苦得祁明脾气越发暴躁。

纵然药苦也只得喝着,药方治疗祁明心绪不宁难以入眠确实有用,就是太苦了些。

“姑娘真是聪明,如此即能让三少爷吃尽苦头,又让秦夫人无话可说。”墨儿帮苏瑶也准备药浴的汤药,忙活的空荡还不忘夸赞苏瑶也此法聪明。

“那是自然,谁敢动你,都不会得好下场。”

苏瑶也专注地做着消毒工作,脑海中闪过秦氏的脸,面色微寒。

药苦是真,但药方也是真。

祁明要想能安睡,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你这法子刁钻,明摆着是捉弄祁明,秦氏最痛恨有人动她的宝贝儿子,来日寻着机会定会报复你,往日里你小心些。”祁川泡着药浴闭目养神,闻言不忘开口提醒。

“世子殿下这是担心奴婢?”苏瑶也拿着银针凑上前去帮祁川针灸,一股梅花的淡香袭来,盖过药浴的药香萦绕鼻尖,祁川缓缓睁眼,眼前就是苏瑶也放大数倍的面容。

“自作多qi ng。”祁川对苏瑶也的话嗤之以鼻,不屑地别过眼,可是余光仍忍不住落在苏瑶也身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针灸时格外认真,目不斜视,不发一言。

祁川不喜欢,仿佛天地间除了她在意的,再没其他能入她的眼,没什么值得在意。

苏瑶也不知祁川的心思,扎好针才笑道:“是,是奴婢自作多qi ng,世子莫要计较。”

苏瑶也原想伸手摸摸祁川的头,转念一想,以祁川的脾xi NG只怕会生气,只好作罢。

尽管她收回手,祁川观察入微,自然看到:“你是把本世子当孩子哄?真是放肆。”

苏瑶也抿了抿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祁川确实只是个孩子,对于她灵魂的原岁数而言,确实如此。

这些话自然不能同祁川说,苏瑶也赶紧告饶:“奴婢岂敢!世子冤枉奴婢了。”

对苏瑶也的解释祁川不置一词,冷哼一声靠在浴桶上静心泡药浴。

苏瑶也当他是觉得困倦不欲多言,便不打扰她,拿了本医书坐在边上看了起来。

墨儿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扫了一眼,默默退了出去。

“日后你就待在本世子身边,不得允许不能离开本世子身旁。”祁川倏然开口。

苏瑶也:“嗯?”

她合上医书,思衬片刻不解道:“奴婢现在不就是时刻在世子身边伺候么?”

书墨院伺候的人不多,原只有苏瑶也一个,后面虽来墨儿与两名侍卫,但许多事仍是苏瑶也在操持,倒不是苏瑶也爱操劳,而是许多事只有苏瑶也会。

例如针灸药浴、熬药、制作药膳。

“你只需时时刻刻待在本世子身边就好,旁的,勿需多言。”祁川闭着眼,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qi ng来,他若静静坐着,不置一词时面若寒霜,看起来甚是不好亲近。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