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奴婢知道了。”

近来府中事多,就算祁川不说,苏瑶也也会尽量守在祁川身边,避免出什么意外。

苏瑶也不知,祁川之所以有此一问,是担心秦氏找她麻烦,而她无力应对。

不出所料,接下来一连几日的时间里秦氏数次派张嬷嬷前来想带走苏瑶也,皆因祁川在跟前没给好脸色不能得手,来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次日。

上官震骑着高头大马来国公府,亲自为祁川送药,意思与立场都很明白。

只要将军府还在一日,祁川就有一日的靠山,秦氏想越过祁川去,想都别想。

“近来将军府事忙,舅舅担心药送的不及时,就送好几日的药量来,这些药可够七日之用。舅舅将于后日出征前往南疆战场,不知何时凯旋,你务必照顾好自己。”

上官震上战场没什么不放心的,唯一放不下的挂念就是身在国公府的祁川。

祁川看着桌上堆地半人高、仔细包起来的药材,好似冬日里竟不怎么冷了。

“舅舅放心,川儿定会照顾好自己。只是那日瑶……瑶也说的话不无道理,贤王这些年对将军府虎视眈眈,舅舅要多加留心。”

上官震握着茶盏的手一紧,神qi ng错愕抬眼看向祁川。

“舅舅怎么了?”祁川见上官震面色不对,困惑地探了探茶杯,茶水的温度是正好的。

“没,只是想起你舅母说苏姑娘是个贴心的,看你被照顾的很好,我便放心了。至于南疆一事你无须记挂,舅舅向你承诺,不止我,二舅三舅定会一同大胜平安归来。”

上官震垂下眼帘抿了一口茶,眼底闪过一丝落寞,祁川的五官长得有七分像上官氏,若说两人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祁川眉间多几分冷淡与英气。

方才祁川低声说话时,上官震有那么一瞬以为自己还在上官氏未出嫁的年纪,神色担忧地叮嘱他出征千万小心,只可惜如今旧人早已不再,斯人已逝,再不得见。

舅甥二人又说了好些话,直到天色渐晚上官震才起身离开。

临行前苏瑶也抱了一个大箱子出来,里头装的都是她自制的防毒、解毒药粉。

“苗疆蛊毒极为Y险,这些药粉是奴婢自己研制的,可防患于未然,虽不一定有用,但总比没有好,还望大将军不要嫌弃。”

苏瑶也在现代学医时极少接触过苗疆蛊毒,根据这个时代书中记载,蛊毒多是毒虫一类。

看到苏瑶也抱着一大箱的东西,上官震有些错愕,不过还是接了过来。

上官震想起甄氏说的话,面色有些不自在,咳了两声道:“难为姑娘竟有此心,川儿身体不好,劳姑娘好生照顾。”

“将军放心,照顾世子是奴婢分内之事,战场上刀剑无眼,奴婢唯有祝将军早日得胜归来。”苏瑶也对上官震郑重其事福了福身。

故事的转折点就压在这场战役上,上官震若不能活着回来,后面的剧qi ng照着原书走,苏瑶也就是神仙也不能力挽狂澜挽住祁川的黑化。

两人送走上官震,祁川目光扫到苏瑶也手上沾着的药粉,拿出帕子扔给她就自顾推着轮椅走了。

苏瑶也接住帕子愕然地站了一会,她这个世子殿下还真是……还有点傲娇。

祁明身上的伤得了苏瑶也的药方,不过半月的时间伤口便得以好全。

伤一好就坐不住,当夜命院里的小厮悄悄把苏瑶也撸来。

鉴于在府里被掳走的次数不少,苏瑶也被架走时安然受之,连挣扎的力气都省了。

“贱人,没想到有朝一日你还会落在本少爷的手中吧?母亲说向你提过多次要你专心为母亲做事,你皆拒绝了,本公子倒要看看,若是你没了贞洁,还有脸面回到那个废人身边去?”

苏瑶也刚被扔到房内,祁明猥琐无比的声音就从头顶传来。

面对祁明的威胁苏瑶也毫无惧意,缓缓站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裳,收手回袖。

“公子伤才好不久,我劝公子还是消停些,好生修养,莫要作死。”

呵,苏瑶也看得明白,祁明无非是见上官震出征在即,没心思管这边的事,他自觉伤好了,觉得自己又行了,便迫不及待要作妖。

“你敢威胁本公子?”祁明摩挲着手上的玉扳指,戏谑地看着苏瑶也。

“怎会,我好言相劝,何来威胁一说,公子别血口喷人,我担待不起。”苏瑶也可是qi ng真意切好心相劝。

祁明以为自己势在必得,岂会听苏瑶也的劝告?

稍一抬眼,示意家仆把苏瑶也按住。

这些家仆跟着祁明久了,个个心思不正,都盼着看自家小主子如何折腾苏瑶也,个个笑容猥琐围上来。

谁知苏瑶也毫无惧意,微微一笑,在人靠近时抬袖一挥,洒出如雾般的白色药粉。

围上来的家仆防备不及,吸了药粉白眼一*无一例外晕死过去。

祁明坐在上头看到眼前这一幕傻眼,惊愕地望着苏瑶也。

苏瑶也理好衣袖,淡笑道:“这次就算是个小小的警告,再有下回,用的就是一击毙命的毒药了。”

说罢苏瑶也拂袖而去,看都不看祁明一眼。

直到苏瑶也走远,祁明才从方才惊艳的qi ng形中回过神来,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真是有趣,如此有趣的女人,他非得手不可。

“她出去之前可有同你说了她去哪里?”祁川在书墨院等了小半日不见苏瑶也踪影,面上冷冷的质问。

就连此刻他开口询问,仿佛是在谴责苏瑶也没在身边伺候,而不是担心苏瑶也被秦氏带走为难。

“不曾,不过苏姑娘稳妥,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殿下稍安勿躁。”墨儿推着祁川的轮椅走到前院,如今的书墨苑虽然破旧,但是经过一番收拾之后已干净不少。

“谁跟你说本世子是担心她?”祁川拧眉斥道,脸色颇有些难看。

墨儿闻言一怔,她并未提及世子担忧苏姑娘一事,世子缘何如此激动?

不过转念一想,世子xi NG子孤傲,不喜心里的心思被人看出来,所以才会生气罢?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