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陛下,这是上官少将军寄回京的密信,用的是上官家专用的信鸽,上官家的信鸽身姿极为敏捷,难以捕捉,微臣无能,追了两日才追上,终于在信鸽进京前将其捕获。”

密探把密信呈到皇帝面前,放在桌案上后退下跪在地上,等候皇帝阅读。

皇帝拿起桌上的信件拆开,分别在烛光下和日常光线下看阅,都没发现任何异样。

信上写的不过是寻常问候的话,乃是一封再寻常不过的家书,再没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寻常家书,为何要密信传送?你确定信鸽身上的信筒之中再没有别的东西?”

皇帝又把书信放到烛光下*看,可是书信千真万确没有任何不对劲及可疑之处。

“微臣仔细检查过,信筒中只有这封家书。其实上官家世代为将,是在沙场上征战多年的,想来行事确实谨慎,也习惯以信鸽传递消息。”

密探也觉得奇怪,不过上官家家风严谨,或许是担心家书遗落,又不放心祁川,所以才会用上官家专用的信鸽传递消息,速度即快,又可安心。

这个道理皇帝并非不明白,只是在眼下的紧要关头,皇帝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罢了,你把书信还回去,国公府或是将军府那边有什么动静,立刻来向朕回禀。”

“是。”

书墨院*边的红梅开了又落,绯红的花瓣落在洁白的雪地里瞧起来即惊艳又凄美。

苏瑶也蹲下身子捡起一枚落花,抬头就看见一只信鸽飞来,在书墨院盘旋一圈后落在院子里坐着的祁川身上。

祁川取下信件拆开看了一眼,见苏瑶也向这边看来,笑道:“想看?”

苏瑶也正想摇头,祁川就紧接着道:“过来替我端着,现在连伺候人也不会了吗?”

苏瑶也心里嗤笑,这男人表里不一,只有嘴巴很毒!

见祁川拿着信等她,还是走了过去。

信上是几句问候的话,都说字如其人,这句话在上官齐身上并不适用。

上官齐字迹娟秀方正,单是看信上的字,哪里能想到对方是个暴躁冲动的xi NG子?

苏瑶也看了眼信上内容,神色并无波动,祁川知她不解信上内容,便指着信上所写的字,一行一列地拆解开来,告诉她信中的秘密。

这封信用的是上官家特有的传递消息的方式,在信中以字的偏旁相凑,才是真正要传递的消息。信里真正传递的消息是上官齐已到达战场与上官震会合。

上官震一切安好,让祁川不要担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一封报平安的信。

事qi ng到这里,暂且可以稍稍安心,接下来的事交给上官齐与上官震即可。

随着复健的进行,祁川已经能够自行站立行走,不过只能够走一柱香时间,不长。

尽管只是一柱香时间,对祁川而言都是莫大的恩赐。

他分明是高兴的,可在人前他从不轻易流露自己的qi ng绪,在苏瑶也面前亦是如此,时时刻刻绷着,把自己憋得死死的。

祁川天赋过人,又自尊心极强,掌握复健诀窍后便时常独自练习。

尽管他不要苏瑶也帮着,苏瑶也亦不放心,祁川在屋内联系复健时苏瑶也就在房内练字。

屋里有的医书苏瑶也已全部看完甚至反复*看过几遍,干脆练起字来。

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兴许……也有可能回不去。

苏瑶也的手一顿,墨水就滴在宣纸上晕开,本就写的不好看的字,越发像鬼画符。

分明是冬日,苏瑶也身上却躁的很,她深知自己为何烦躁,正因如此,心qi ng更难以平静。

苏瑶也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心事重重,就连祁川走到她身后都未察觉。

“你的字,相较之前已有所长进,练字须得平心静气,心气浮躁能写好才怪!”

祁川也不知站在苏瑶也身后看了多久,苏瑶也正神游天外,耳边陡然有声音响起被吓了一跳,手一松,毛笔跌在桌上,墨水溅了整张宣纸。

“我就是一时兴起想找些事qi ng做,字么,大致是练不好的。”

现代字体与古代字体有别,苏瑶也虽看得懂这些字体,但别人看不懂她的。

“左右本殿下无事,勉强教你写一写。”

祁川收起桌上沾墨水的宣纸收起丢到纸篓中,重新在桌上展开一张新的。

就在苏瑶也以为祁川是要写给她看让她照着临摹练习时,祁川牵起苏瑶也的手拾起桌上的毛笔沾了墨水,一笔一划带着苏瑶也在宣纸上写。

祁川高苏瑶也一个半头,之前祁川坐着时苏瑶也不曾发觉,直到今日祁川贴近站在她身后苏瑶也才发现祁川高她这么多,祁川握着她的手,弯着腰时下颚就抵在她的肩膀上。

他身上的气息将苏瑶也裹在其中,温热的呼吸拂过苏瑶也的脖颈,怪痒的。

苏瑶也下意识僵住手,她这一顿,祁川才带她写的几个字就被墨水晕染地模糊不清。

祁川难得如此好脾气,换了张宣纸继续教苏瑶也写。祁川落笔写字苍劲有力,连带着他的手亲密无间贴在她的手背上,他的手是凉的,可苏瑶也却觉得滚烫地如炮烙一般。

这气氛是不是太不同寻常了?苏瑶也如此想。可是祁川面色淡然,并无任何异样。

心猿意马的不过是她自己。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暧昧到极致时,墨儿端着茶推门进来,门一开就看到两人亲密地贴在一起练字。苏瑶也方寸大乱,笔一歪毁了整幅字。

祁川冷哼一声,嫌弃地松开苏瑶也的手:“真是愚钝,如此简单的字都练不好,别在本世子眼前点眼,往后若要练字,就回自己房中去练习。”

他口中嫌弃着苏瑶也愚钝,耳垂却红地像是快要滴出血来,担心苏瑶也与墨儿看出端倪快速背过身坐回轮椅上,随手拿了一本书来看。

墨儿看了看苏瑶也,又看了看祁川,房里的气氛逐渐从暧昧变成尴尬。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