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姜夫人惊讶地看着落蕊,竟是被两碗粥震撼到了。

瞧瞧,荷叶粥荷叶青碧,白米粘糯;百合粥百合鲜嫩,莲子圆润。

看着就很让人馋诞欲滴,小姑娘还能将其养生功效说得头头是道。

“落蕊姑娘,想不到你不仅能管家理事,还做得一手好粥品!”

“夫人谬赞了。”落蕊笑道。

“家母体弱,落蕊时常钻研厨艺,尝试着给母亲调理身体。能做这两样粥品,不算什么。”

“夫人身体不适,按理说落蕊应禀告母亲前来探望。但今日赏花会,母亲撑了很长时间。

我想让她多歇息歇息,是以只身前来。还望夫人多多担待,不要挑落蕊的理。”落蕊轻声笑了笑。

“不过这两年,落蕊一直替母亲打理家事,一应事务都由我一力承担。

您在我林家感到不适,也该是我亲来探望。夫人,您请用膳,尝尝合不合胃口?”

林落蕊将羹匙递到姜夫人手里,又从提盒里端出几碟小菜摆在桌上。

应对得体,端庄有礼。管得了家事,习练得一手好厨艺。

姜夫人暗自感叹:这样的好姑娘,真是可惜了!

“光有娘的,那我的呢?”

姜临风冲落蕊眨了眨眼,深邃的眼眸里满含笑意。

“自然少不了你的,”落蕊从青梅手里的提盒中端出两盘菜肴放在他面前,“这也是落蕊亲手做的,姜公子尝尝。”

姜临风提起筷子,挟起一片不知道什么东西填进嘴里。

尝都没尝出个味来,只不错眼珠地盯着落蕊,笑着道:“好吃。”

落蕊淡淡地回以轻笑。

自家儿子和林二姑娘眉目传qi ng,甜得都要冒粉红泡泡了。

姜夫人忧心起来:这事真能如自己所愿顺利解决吗?

是夜,林文昌回府很晚,且直接去了荷花院。

自那夜与莲姨娘一夜温qi ng之后,他三天倒有两天是歇在那儿的。

方氏差人叫他到听雪阁,将今日所发生的事说与他听。

落蕊被退婚了,要重新选个女儿嫁过去?林文昌心里犯起了思量。

虽说落蕊被退婚,林家也失了面子。但能把自己亲生的女儿嫁进侯府,林文昌心底是有些高兴的。

落蕊毕竟是养女,与他隔着一条心。

将来若是需要姜家提携,他跟自己的亲生女儿提要求岂不是比养女更为合宜?

且莲姨娘这几日时常自责不能给芷儿寻一个高门女婿,如此对芷儿岂不正是机会?

“既然侯府要退婚,咱们也没办法,谁让咱们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呢?”

林文昌斟酌着说道:“我看不如把芷儿记在你名下,做为长房嫡女聘于姜家吧?”

“夫君说什么?”方氏愣了一下。

然而也只不过是一刹那的失神,之后她便大概理清了整件事的因起缘由。

她自幼生长于京城,见识了太多后宅妇人争斗的Y谋诡计。

她不与姨娘斗,不是不会,而是不屑。但若谁想要在她眼皮底下耍手段,那也是藏不住的。

落蕊的身世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莲姨娘就是其中之一。

这事有很大的可能是她泄露出去的,她求自己将林月芷记于名下,也是早有预谋。

先将林月芷记于嫡母名下,取得嫡女的名份。再把落蕊的身世暴露出去,使落蕊成为来历不明的假嫡女。

侯府必会退了与落蕊的婚约,她再缠着林文昌,借机让他做主把林月芷嫁过去。

贱人,真是好算计!真当她软弱无能又好骗的吗?

哼!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如意。

思谋已定,方氏转向林文昌,轻哂一声,讥讽道:“老爷,您的心莫不是长在肩膀上?偏得太过了吧?

要嫁也是萱儿嫁,哪有妹妹越过姐姐的道理?”

“那落蕊不也差点越过萱儿吗?怎么芷儿就不能?”林文昌强词夺理。

不选萱儿,庄姨娘不会跟他闹;可是不选芷儿,莲姨娘那边不大好交待啊。

“蕊儿与林月芷能一样吗?”

方氏因落蕊被姜家退婚而强压在心底的怒火,加上被人算计激起的怒气,终于压制不住了。

“蕊儿是我的女儿,林月芷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姨娘生的庶女,她哪里能与我的蕊儿比?”

“怎么不能?芷儿是我的女儿,哪里就比落蕊下贱了?”

林文昌也被激怒了,吼了方氏一嗓子。

“呵呵,”方氏不怒反笑,“老爷真真好厉害,儿女的亲事老爷是要自己做主了是吗?

行啊,妾身这就带蕊儿回老宅,老爷爱让谁嫁就让谁嫁。”

“王嬷嬷,芳草,快去收拾行李。这破地方我早住够了,一天天的没有一件舒心事。”

方氏体弱,但xi NG子执拗。平日里不温不火,一旦发起怒来便不管不顾了。

当即吩咐人收拾东西,又道:“芳香,去梅园,叫落蕊也赶紧收拾,明天一早立刻离开。”

王嬷嬷和芳香芳草面面相觑,都没敢动弹。

夫妻吵架哪能说走就走,那夫妻qi ng分还怎么维系?

“你走,赶紧走!”林文昌如一头被激怒的雄狮,暴躁地在厅里走来走去。

走着走着,他一脚将地上摆放的大青瓷兰花瓶踹倒在地,片片碎瓷四处飞溅。

一片碎瓷片恰恰好飞到他裸露的手臂上,鲜红的血珠瞬时溢了出来。

他似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只朝方氏怒吼:“当年你为了掩饰落蕊身世,执意要留在老宅,为此不惜吵着闹着跟我自请下堂。”

“今日因为落蕊被退婚,你又迁怒到我头上,竟然又吵着要回老宅。

看来你是跟我真过不下去了,那你赶紧走!再也不要回来!”

“老爷……”王嬷嬷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当地,“老爷,当年太太要留在老宅,并非全是为二姑娘,是事出有因啊……”

“秀芳,你不要跟他说这些……”方氏瞅着林文昌滴血的手臂,眼眶瞬间泛红,“芳草,去拿药来,给老爷包扎伤口。”

一手捂住嘴,她把脸扭向一边,眼泪夺眶而出。

不让王嬷嬷说出当年的事,却也不提收拾行李回老宅了。

林文昌懵了,发妻悲伤的眼泪确实刺痛了他的心。

这些年他一直以为方氏是为了落蕊才甘愿留在老宅,十几年不来与他团聚。

如今听王嬷嬷的意思,当年竟还有别的事。

到底还有什么隐qi ng?

难道这么多年他都错怪雪吟了吗?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