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兰菲这一次选择的是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店,位于前海附近,以前是正儿八经四九城附近的百年老店,据说还是以前贵人们最喜欢来的地方,夏瑜也好这一口,因为这里的涮羊肉最是正宗,只是近几年刚搬的家,不过,搬家后兰菲也来过一次,还是以前的味道。

帝都人的讲究,是出了名的,讲究礼儿,讲究面儿,尤其是兰菲、夏瑜这般的,更是如此,讲究吃、讲究玩,也许,这是三朝古都遗留下的“血统”,也是一种不将就的生活态度。

从农历八月十五到正月十五,时令从深秋进入了冬季,尤其是现在,寒风刺骨,而这也是帝都人涮羊肉的时节,大街小巷的涮肉店,那是家家爆满。

此时的羊,肥瘦正合适,也是肉质最鲜美的时候,温xi NG的羊肉还是上好的温补食材。

“嚯,这里的装修还是和那时候一样啊。”夏瑜等人走进店内,就已经忍不住感概了一声。

虽然已经换过了地方,不过,这里的装修,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可是说是照搬了过来,除了地方大了一点之外,倒是真心没有太大的差别。

“老板,黄老板呢,老客人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夏瑜大大咧咧地招呼了一声,来到这里,熟悉的地方,让夏瑜更加放得开了一些。

“谁啊,咋咋呼呼的。”此时,一个年老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将近70的老年走了出来,这就是这家涮羊肉店的老板,已经70的高龄了,不过,身体倒是倍棒的,平时,也是经常喜欢到店里转悠,虽然已经把店交给了儿子,不过,李老还是不放心,只要一有空就喜欢来店里看看。

“哈,老李,你果然还在,怎么滴,不认识我了啊。”夏瑜一看,还真是熟人,没想到这老家伙真的还在,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哦,我看看,是谁啊?”老李毕竟好了,有了老花眼,现在肉也已经切不了了,李老还特意靠近了一些,仔仔细细看了几遍。

“呀,这不是夏丫头吗?对吧,我没有认错人。”一时之间,老李头显得很是高兴。

要知道,以前的时候,夏瑜隔三差五就喜欢来老李的涮羊肉店,时间一长,也就和老李认识了,平时来的时候,老李也总是会特意多切那么一些羊肉给夏瑜那一桌。

“没错,老李,就是我,你这记忆还挺好啊。”夏瑜开心地眯起了眼睛,这能见到熟人,还是很开心,要知道,上一次见到老李是多久前了?估计也有个、9年了吧,那时候,自己已经决定去香江了,于是,最后一次来老李头的店里,那一次,老李头和往常一样,给自己多切了一点肉。

自己那时候是一边涮着羊肉,一边哭得稀里哗啦的,老李头还是安慰自己,说没有过不去的坎呢,没想到,再次见面,老李那半百的头发,都已经全白了,脸上,也已经多了好多老人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健步如飞的老李。

“你这丫头,快0年没见了吧,你这个狠心的小丫头,好久没有来看我咯,再晚来几年,你都不知道还见不见的到我这个老家伙咯。”老李带着感概地说道。

“别,老李,我看你身体硬朗这呢,再过个、20年不是问题。”夏瑜立马说道。

“哈,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嘴巴还是那么的甜,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还是依照老规矩,给你们多上一点肉。”老李笑着说道。

“得嘞,那就谢谢你啦。”夏瑜是笑语盈盈,看得出,她现在的心qi ng非常的好。

“对了,之后你朋友来的时候说过,说你是,是,对,是去香江发展了,对吧,嘿,人老了,这脑子也是,都不中用了,很多事qi ng都想不起来咯,下丫头,这次回来,你还走吗?”

“走,还是要走,不过,我以为一定多多回来,看看你,顺便也能解解馋。”夏瑜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才说道。

“行,只要你来,羊肉管够,现在老顾客是越来越少了。”老李叹了一口气,是啊,以前的老朋友是越来越少了,不是去世了,就是搬离了附近。

之后,老李亲自把几人送到了一个小包厢里,这个包厢是以清新为主,没有什么豪华的装饰,唯一吸睛的,就是桌上那个铜火锅子。

“你们先坐啊,我一会就叫人上菜,老李笑着说了一声。”

“嘿,老李,我们还没点菜呢。”夏瑜叫了老李一声。

“没事,这不都已经记在脑子里了吗?怎么滴?你和以前的口味还不一样了?”老李停了下来,一脸稀奇地看着夏瑜。

“没,还是以前的爱好,谢谢你了,老李。”夏瑜感觉自己的眼睛红红的,对,应该是沙子吹进了眼睛里。

讨厌的帝都,还是有那么大的风沙,真是讨厌死了。

其余几人没有说话,兰菲只是轻轻拍了拍夏瑜的手,这样的感觉,兰菲一样有这样的感受,但至少,兰菲要比夏瑜幸福的,至少,现在陆宁就陪在了自己的身边,不是吗?

没多久,就有服务员上菜了,夏瑜看了一眼,正是自己之前喜欢的食物,果然,老李真的还记得。

这还真是有些讽刺,自己的父母,就因为自己不愿意嫁人,不愿意成为家族的牺牲品,所以,自己不得不离开帝都,一个人在香江打拼,这些年,就没有感受过亲qi ng,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夏瑜养成了坚韧的xi NG格。

而今天呢,只是一个自己以前常去的火锅店老板,经过了将近0年的时间,竟然还能清晰地记住自己喜欢吃什么,这也是简直了,不似亲人,胜似亲人,给了夏瑜一份难得亲近的感觉啊。

“没事,我没事。”夏瑜随意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好吧,依旧是那个坚强的夏瑜,不是吗?

而夏瑜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看在了兰升的眼里,这是我需要保护的女人,是我应该要付出一切保护的女人,这是兰升此刻唯一的想法。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