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燕孤斟摇了摇头。

他走近柳树,将手放在了柳树上。一种怪异的感觉从柳树树干上传过来,他闭着眼睛,想去感受柳树想要传达给自己的感觉,可脑子却乱糟糟的。

游子意看了连镜辞一眼,应该是不太理解为什么燕孤斟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你发现了什么?”连镜辞上前一步问道。

燕孤斟睁开眼睛,将手从树上放下来,他沉声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在某些小山村里的传说,关于孩子的,而且还是女婴方面的。”

“这类的传说太多了,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种。”游子意道。

燕孤斟正要说什么,院子门被敲响。

三人对视一眼,随后由最凶的连镜辞过去开门。

高谈站在院子门口,身后依旧跟着一个妇人,妇人手上端着美味的食物,他笑着对连镜辞说:“我给你们送晚膳来了,听说小仙长回来了,特意送过来给他吃。”

燕孤斟看了食物一眼,他淡淡道:“我不饿,今天就不吃了。”

“总归已经送来了,没有拿回去的道理,我这边给你放下,你要不要吃是仙长自己的决定。”他说完,示意垂眸的妇人进来。

妇人走进来,将饭菜放在桌子上,随后悄声无息地退下去。

燕孤斟看着院子门被关上,他视线再落回食物上。

“天黑了。”连镜辞忽然提醒。

三人回到屋子里,游子意对燕孤斟说的传说十分感兴趣。

“不知道你们听说过养小鬼没有。”燕孤斟开口道,他的脸在烛光下,显得精致而又柔和,只是语气却多了几分诡异的缥缈之感。

游子意闻言,脸色瞬间凝重起来,他想过挺多的可能,就是没想过会是这个。

连镜辞始终看着燕孤斟,他单手紧紧握着剑,眼眸冰冷而又锐利。

“我有听人说过,有苗疆某些地方,会养小鬼聚运,但只仅限于家,一个家养小鬼,可以偷隔壁邻居家的运气。”燕孤斟缓缓说道。

养小鬼一般选取三到四岁的孩子,据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灵气最足,聚运能力最强。他们选取了孩子,将他们放进大缸里,盖上盖子,或许是活活闷死,要么是用水憋死。

孩子尸身最好不要腐烂。

然后将死去的孩子穿上红色的衣服,掉在自家屋梁上七天,手脚不能触地。七天过后,将孩子放下来,再装进缸子里,封住口,埋进自家院子里,七日撒一次香灰,三十日喂一次血的祭祀。

“然后,这些小鬼就能够为这个家庭带来好运。”燕孤斟道。

“但是失踪的都是小女孩。”游子意道,这是他得到的确切消息。

“有些地方的人,重男轻女。这村子我观察很久了,女人一共只有六个,男人却那么多,而且女人从来都是低眉顺眼,每次跟我们说话的,基本都是男人,这说明了这个村子女人的地位极低。”燕孤斟一面说,一面端起桌子上的茶水,正要喝,又放了下来。

连镜辞默默关注他。

他感觉到燕孤斟似乎在忌讳什么。

连那些他喜欢吃的,都不吃了。

“一切看今晚了。”燕孤斟道,他暂时还不确定,只是猜测而已。

看今晚他们到底是如何祭祀的,可能就有个大概了。

慢慢到了后半夜,在房间和连镜辞打坐的燕孤斟忽然从床上下来,然后转身,慢慢走向了门边。

“你干什么?”连镜辞立即问。

燕孤斟双手放在门上,他开口道:“我有点饿,出去吃点东西。”

连镜辞立即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上前一把抓住他,将刚刚打开的门正要关上,却被一阵强烈的邪气冲了个正着。

燕孤斟用力挣脱连镜辞,他又要去开门,却被连镜辞一耳光抽到脸上。

剧痛让燕孤斟瞬间目光清明起来,他捂着火辣辣疼的脸,厉声质问连镜辞:“你为什么打我——唔!”

话没说完,他的嘴巴被连镜辞捂住了。

连镜辞示意他安静点,然后伸手,在门上悄悄扣了个洞。

燕孤斟也抬手扣了一个洞,往外看去。

只见外面柳树下,站着一群人,井然有序地排着队,他们端着碗,来到柳树下,将碗里的液体倒在柳树下。

柳树狂舞着,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张狂如鬼影,拉得老长。

“他们果然在祭祀树!”燕孤斟在心中跟玛苏丽说。

玛苏丽没有说话。

祭祀完毕,张狂着枝条的柳树,慢慢平静下来,被风轻轻一吹,飞扬着自己的枝条,显得温驯又让人宁静祥和。

村民们很快就走了。

高谈站在柳树下许久,忽然抬头看向了燕孤斟这边。

明明隔着老远,然而燕孤斟却见到他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意来。

浑身一哆嗦,燕孤斟猛地后退了两步。

“你怎么了?”连镜辞立即询问。

燕孤斟这才发现连镜辞居然是坐在榻上,好像一直都没动过。

而他,坐在榻上也没动过,双腿还盘着。

而刚才的一切,仿若是个梦境。

燕孤斟看向了连镜辞,他开口道:“我们一直就这么坐着?”

“你发生了什么?”连镜辞脸色立即紧张起来。

“我出现幻觉了,我看到村民在祭祀柳树,而柳树变得跟鬼影一样,很恐怖。”燕孤斟说着,呼出了一口气。

连镜辞脸色沉重,他凝视着燕孤斟道:“或许你这个也是幻觉。”

“现在什么时辰了?”燕孤斟问。

连镜辞正要回答,却发现屋子外面传来咀嚼的声音。

他立即对着燕孤斟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来。

燕孤斟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他不住吸着气,不住的吸着气,总算冷静下来后,他看着连镜辞在烛光下虚无缥缈的脸,越发的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幻境。

“玛苏丽?”他试着叫了一下。

他的系统还是没有回答。

燕孤斟指尖悄悄凝气,随后猛地对连镜辞一击。

正全神贯注听着外面声响的连镜辞被他打得直接撞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你在干什么?!”他趴在榻上,怒气冲冲地质问。

“我知道你是幻境,别装了!”燕孤斟说着,再次凝气,对着连镜辞进行不断的攻击。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