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文学 dx9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游子意赶到两人房间的时候,发现燕长笙和连镜辞在互殴。

然而他仔细看了之后,察觉到是燕长笙对连镜辞无差别攻击,她灵力又强,连镜辞不反击根本不是对手。

“长笙兄,你在干什么?!”他开口喊道。

连镜辞喘息之间开口道:“他像是迷失在自己的环境里,你帮我打醒他!”

游子意瞬间加入战斗。

燕长笙被制服后,她被游子意一拳头打中眼睛,剧痛让她再次清醒过来。

抬眸看到是游子意,她愣了愣,随后捂着眼睛道:“你打我?!”

她一直觉得温文尔雅的游子意,怎么能对她出手呢?!

“不打你你就要把你的师兄给打死了,你到底怎么回事?”游子意脸色凝重地问她。

燕长笙停顿了一瞬,随后想起当时在门洞上看到的高谈。

她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那一眼,她就被迷惑了,这高谈到底是什么怪物?!

“估计是我们看到外面有人祭祀偷看的时候,她不小心着道了。”连镜辞一边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口,一边回答道。

燕长笙看到自己把他伤得不轻,一时间有点心虚。

“我们出去看看,他们走了。”游子意说着,已经拉开了门。

燕长笙和连镜辞与他一起出门,来到柳树下,他们借着月光蹲下来,看到柳树根部的土壤,有湿漉漉的感觉。

游子意抬手触了一下,随即抬手闻了一下。

“是血,他们在祭祀柳树吗?”游子意发出跟之前燕长笙一样的疑惑。

燕长笙起身道:“我看不尽然,我怀疑柳树底下埋着孩子。”

游子意和连镜辞看着地面的土,他觉得燕长笙这话,其实是有道理的。

然而这么晚……

游子意觉得还是要等白天,晚上这个时辰的Y气太重,他担心贸然出手会出事。

“我们白天再来挖。”他提议道。

燕长笙点了点头,说真心话,大晚上的,她也不敢挖柳树,万一真的埋着孩子,他们这行为就等于晚上挖坟,太恐怖了。

三人转身往回走。

柳树在悄声无息中,伸出柳条来,悄悄跟着他们,试探了一番,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极为兴奋地将燕长笙的腰肢缠住。

燕长笙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被猛地往身后拉去。

“啊!救命!”她大喊。

游子意和连镜辞早就反应过来了,身边的人忽然被拉走,两人齐齐转身,二话不说提剑像柳树劈来。

然而柳树瞬间伸出其他枝条,与两人缠斗。

原本只是木的柳树,忽然变成了肉一般的触感,燕长笙感到毛骨悚然,好不容易*个身,她看到柳树中间有一张血盆大口。

“啊啊啊!”玛苏丽大概是察觉到了,它在燕长笙的脑海里尖叫。

“你不是没眼睛吗?”燕长笙一面说,一面迅速手指凝气。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了画面感,你不会被柳树吃掉吧!啊啊啊!”它说完再次尖叫。

燕长笙剑指凝出的灵气打下去,却发现根本没有用。

下一秒,她就被拖进了柳树的嘴里。

柳条瞬间往后退,柳树也成为了普通的柳树。

连镜辞一剑劈到柳树上,打落了一些枝条,却无法让柳树变成刚才那样。

游子意也飞身到柳树身边,用剑砍柳树,然而除了打断它的柳枝,却没有任何的异样。

“你们的朋友已经被柳树吃了,你们不可能再见到他了,我劝你们如果识趣,就赶紧离开,这不是你们能呆的地方!”高谈的声音悄无声息出现在院子门口。

连镜辞提剑劈过去,剑气如虹,将门口的高谈劈成了两半。

“你杀我也没有用。”变成两半的高谈,用半张嘴,一只眼,诡异地笑着对连镜辞说。

连镜辞一剑拍下去,将他一半的身子粉碎。而他另一半身子,被游子意也给劈了。

“真恶心。”游子意声音里满是嫌恶。

一团黑气在黑暗中,悄悄匿走。

连镜辞和游子意回到树边,用剑不断砍树身。

若是寻常的树,单就连镜辞一个人足矣对付,但是现在这棵柳树,不同寻常。

……

燕长笙被拉进柳树里,身体就不断的被挤着,还有液体似乎包裹着她。她浑浑噩噩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是躺在柳树下的,似乎变成了柳树根的养分。

月光下,柳树枝条轻轻的飘扬着,她感觉很安逸,内心一片祥和得只想睡觉。

“宿主,你别睡啊,睡了就变成了树的养分了!”玛苏丽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燕长笙猛地惊醒。

柳树在悄声无息中发生了转变,她看到柳条上,挂着诸多孩子,她们身穿红衣,脖子被柳条缠绕着。

没有月光,只有混沌且怨气冲天的邪气。

燕长笙想要挣扎起来,但根本挣扎不动,她很快又被树根给吸进了树身里。

在树身里逼仄又难受,她伸手,却发现自己按在了一个人的脸上一样,那清晰的五官触感,吓得她立即缩手。

指尖凝气,她在光中,看到树身周围全都是人脸,他们闭着眼睛,神态十分安详。燕长笙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都要哭了。

“又来了一个人。”忽然,她身后响起一道声音来。

燕长笙吓得毛骨悚然,扭头,看到一张慈善的脸看着自己,她咽了咽口水问:“你们都是被树吃掉的修士?”

“看来小兄弟是同道中人啊。”那修士回答道。

这么多脸,只有他会说话,这倒是让燕长笙感到很稀奇:“为什么其他人不说话?”

“他们已经被吃掉了,灵魂被禁锢了,而我因为早年得到一个木灵的金丹,因此作为草木的柳树,虽然吃了我,但却没有完全将我的意识融合。”修士说罢,像是反应了过来。

他瞪大眼睛看着燕长笙道:“你还没被消化!难道你身体里有更高级的木灵金丹?!”

“我没有金丹,我还是筑基修为。”燕长笙老实回答。

“奇了怪了……小兄弟,你试着结印,将这柳树邪祟的能力给封印起来,这样或许能击溃这柳树邪祟,兴许也能彻底释放那些可怜的孩子了。”修士急急说道。

“我不会结印,我原先是剑修。”燕长笙一脸绝望。

修士立即道:“我教你,我专修印诀,兴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燕长笙慎重颔首。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