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刑天之能,撼动天地,其一身战力,简直恐怖。

十二祖巫之下,为大巫。

洪荒之初,盘古身化天地。

天地开辟,又有清浊而起分开,清者升空,浊者落地。

其中盘古元神一分为三,飘至上空,与清气相合,最后迎风化形,这就是三清圣人的来历。

而盘古血脉则是分化十二滴精血,落至于地,与浊气相融,变化十二尊神魔,这就是十二祖巫的跟脚。

所以,那时无论是三清或者十二祖巫都以盘古正宗自居。

混沌之中,盘古为最,斩杀三千混沌神魔,此后开天辟地。

故而盘古肉身为力量之极,所以继承了盘古精血的十二祖巫,单就肉身力量而言,也是到了极限。

这极限是圣人之下的极限,而大巫乃后天所生,虽先天不如祖巫,但单论潜力和战力也仅仅只比祖巫差一丝。

这一丝差在了肉身,因为没有十二祖巫身上的盘古精血精纯。

巫族除了十二祖巫,最强的便是大巫,而在十二祖巫陨落后,整个巫族更是由大巫领导,这才有了之后的逐鹿之战。

逐鹿之战,杀的天昏地暗。

整个巫族最强的大巫便是那魔尊蚩尤,号称魔巫。

其次为战巫——刑天。

再之下,为箭巫——后裔,体巫——夸父。

刑天既然号称战巫,其实力可见一斑,刑天最强的地方就在于他的战意。

即便逐鹿之战失败,头颅被斩落,被封于常羊山,依旧不死,战意冲霄,手执一柄干戚神斧杀的到天庭,再至凡间。

可谓是真正的战神。

如今步非凡以一首《读山海经》或战意加持,战力更是十倍爆发,气势之战,乃是遇强则强,愈战愈勇。

“刑者:戮也!”

“天者:颠也!”

“刑天之名,本就是杀戮的代名词。”

步非凡目视六位王者,眸光里神光四溢,可怕的杀机在交织,那杀机成为电芒,简直要化虚为实。

低吟一语,又是一柄血光闪耀的血剑出现在他的手里,那是杀佛剑。

“剑来!!”

剑气冲霄,简直就要将九幽冥界劈开,一挂银河垂落,可怕的剑气交织,彼此纵横,六位王者都是被这股剑气锐芒逼的连连后退。

最后,在六位王者极具收缩的目光中,一柄银光冷冽的三尺青锋出现在步非凡的左手中。

右手杀佛剑——血剑。

左手斩仙剑——儒剑。

步非凡持双剑而立,一头黑发被风吹的呼呼飘散,可怕的战意之下,一身衣袍都是猎猎作响。

气势撼天穹,剑气冲云霄。

六位王者身躯狂震,被这霸道无匹的绝世气势所震撼,身体好像被一座无形大山压迫般,身躯坚硬,全身的骨骼都在“咔咔”作响。

“诸位,此人手段不俗,如今以气势压迫我等,切莫不要让他得逞!!”

大势至菩萨喷出一口金色佛血,脸色被巨大的压力,憋得通红。

“六王争霸,可战天帝!就算你战力破入极境又如何!!”

广成子手握打神鞭,盯着磅礴压迫,横击步非凡。

尚未临近,就是一记打神鞭抽来。

打神鞭可打杀魂魄,伤人元神,尤其对灵仙和神道强者更为克制。

当年封神之战,姜子牙不过区区凡境,却能打杀神仙,就是靠的这一根打神鞭。

“打神鞭虽然不凡,此物诡异,但我肉身极境,焉能惧你?!”

步非凡打出了狂态,狂暴的天帝之力无处不在,恐怖的道韵在流转,一根根秩序神链困杀六位王者,天帝伟力简直要开天。

“匹夫受死!!”

云中子披头散发,道袍都被打得破碎,此刻衣衫褴褛,杀的再无气度可言。

一柄绝世仙剑扫荡诸天,那恢宏的剑气俯冲过来,有一种斩圣的大气魄。

步非凡喋血,天帝身不灭。

被六王合击,就算是以天帝之能为,都要承受难以抗拒空前压迫。

杀伐力再展,滔滔狂猛的伟力冲刷,直接向着血海冥子斩去,那可怕的伟力化作一柄无形天刀,直接就要斩断血海冥子的气机。

同一时间,步非凡跨越两步,几乎是在瞬移,他瞬息出现在大势至菩萨和虚空藏菩萨的面前。

手中两柄杀剑快斩,像毁灭双刀,那可怕的刀光将长空斩出重重深渊。

大势至菩萨唯一的一只手臂被斩断,佛血挥洒,若不是闪避及时,恐怕连头颅都要被削去。

虚空藏菩萨佛力澎拜,身后佛光万丈,佛躯内迸溅出浩瀚无比的佛力,身后一尊闭目的巨大佛陀法相在诵经。

金色佛文飞转,形成一股金色的洪流,最终又凝聚在一起变化成一只金色的佛掌。

这一只佛掌隔空按来,声势可怕的夸张,仿佛步非凡面对的不是虚幻佛掌,而是一座真是无比的灵山。

“五行山封魔!!”

天地间响起佛陀的声音,那巨大的手掌,佛力环绕,真的化作了一座五指山镇压而来。

步非凡昂起头颅,抬头望天,手中双剑交叉出两道锋利无匹的剑气,重重轰在那五指山上。

但那五指山仅仅只是微微一晃,依旧威压磅礴的压了下来。

虚空藏菩萨这一招不得不说,确实是十分惊艳,佛发杀机,比之魔还要来的冷酷。

“该死!这个虚空藏在干什么?竟然将我们也圈禁在他的佛招之下!”

太初脸色狂变,感受到头顶那气势巍峨的五指山,一张脸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最后成了酱紫色。

六王之中,他法力最为低微,初入王境,境界根本就还未稳固,如今承受了虚空藏这种巅峰准圣,相对于老牌王者的浑雄佛力,第一个支撑不住了。

“师侄莫慌,师伯来助你!”

云中子立刻飞身到太初身边,他拂尘一摆,一只年轻的手掌轰的按在太初的肩膀上。

无边的法力激荡,那奔腾不息的法力轰鸣简直就如潮汐一般在回响。

一个透明的光罩好像倒扣的巨碗般轰轰扣了下来,将云中子和太初两人死死防护。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