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当即两位菩萨带着十八罗汉就要下楼。

就在这时,楼下再次传来声音。

“这位大师,实在不好意思,小店可以住满,要不您去其他家看看吧!”

身形富态,一脸肥胖的客栈掌柜,脸上为难的对着那年轻佛者歉意说道。

“无妨,那就劳烦掌柜的为小僧弄些斋菜吧!”

年轻僧人笑着说道。

“这个倒是没问题。”

听年轻僧人这么说,掌柜的明显松了口气,正所谓入门皆是客,有客入门,却无房可住,倒是自己招待不周了,所以对于这年轻僧人的要求,掌柜的却是格外上心。

掌柜的看了看周围,随后对着年轻僧人说道:“大师楼下已经坐满了,楼上倒是还有几个位置,不如大师上楼去做吧!”

说到这里,掌柜赔笑道:“若是大师再来晚些,小店可是二楼的位置都没有了,来大师请!”

说着,掌柜的就开始为年轻僧人引路。

“掌柜的你且去忙吧!小僧自行便可!”

年轻僧人笑了笑,便向着楼梯走去。

“好的!”

生意好掌柜的自然是高兴,可是忙碌也是必然的,此刻本就忙的焦头烂额的客栈掌柜一听年轻僧人这么说,自是喜不自胜,忙不迟疑的答应一声,就忙自己的去了。

大势至菩萨和虚空藏菩萨正要起身,这时听着楼梯上沉稳的脚步声,两人相视一眼,又是坐了下去,但目光却是齐齐看着楼梯口。

脚步声缓缓临近,随后一道白衣的僧人踏着脚步走上了二楼。

大势至菩萨瞥见白衣僧人的脚掌就是目光一凝。

“赤足?”

“嗯?”

虚空藏菩萨亦是若有所思。

禅宗修行分门别类众多,有出世和入世,但却有一种佛修最为坚定,那就是禅宗中的苦行僧。

苦行僧赤足而行,行走红尘,磨炼佛心,是真正的艰苦修行,磨炼自身。

“果真是大毅力的苦修士!”

虚空藏菩萨眼前一亮,暗赞一声。

却说这时,大势至菩萨却是朝着那年轻僧人开口了。

“佛友且来入座。”

大势至的菩萨声音很高,引得那年轻僧人立刻看来。

但随后却见那年轻僧人摇了摇头,“不了,小僧坐这里即可。”

年轻僧人拒绝了大势至菩萨的好意,接着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座位入座。

“嗯?”不

要说大势至菩萨,就连虚空藏菩萨都是疑惑了。

但凡佛修,必然对同时佛修皆有亲近之意,因为禅宗虽有西方二圣,但不像道教有人、阐、截三教,分为诸多派系,西方二圣早已放权,如此一来只有灵山,皆拜如来。

可是这位佛法明显高深莫测的年轻佛者却是拒绝了自己等人的好意,这不得不让大势至和虚空藏有了些许疑惑。

这边两位菩萨对视一眼,正要再说些什么。

突然身后原本站立不动的十八位罗汉却是齐齐一震,几乎同时看向了窗外。

这让虚空藏和大势至两位菩萨也是神色一动,立刻暂时放弃了对年轻僧人的关注。

只见窗外那楼下的街道上,赫然走来一个头发凌乱无比的年轻人,他手拿一只葫芦,醉醺醺的在大街上走来,他似乎喝的很醉,步伐踉跄,脚步极为不稳。

“你这个酒灵,大白天就喝这么多酒,不要撞*我的摊子。”

那是一个卖菜的女子,十分的泼辣,口中骂骂咧咧,生怕那醉酒的年轻人撞到他的摊子。

“小子看到没有,你要好好读书,将来没准还能成为太学,千万不要像这个酒灵一样,不求上进。”

这是一个父亲,一脸鄙夷,将那个醉酒的年轻人作为反面教材,教育着自己的孩子。

“好的爹爹,我一定好好读书,将来一定努力会成为像步先生那样的人!”

稚嫩的儿童声音传来。

“好小子,不愧是我的儿子,真有志气。”

“儿子,快离这个酒灵远一点,真晦气!”

说完,这一对父子很快就离开了这里,唯恐避之不及。

这时那醉酒的年轻人醉眼朦胧的睁开眼,不在意的一笑,摇了摇头,再次举起手中的葫芦,仰头灌酒,但是那酒葫芦里却是一滴酒水都没有流出。

年轻人晃了晃手里的葫芦,有些不满的喃喃自语说道:“咦,怎么空了?”

正暗自烦恼时,年轻人突然发现了面前的客栈,眼前顿时一亮,一摇一晃的朝着客栈走来。

“掌柜的,给我来一壶酒,呃要好酒!”

“是降龙尊者。”

十八罗汉中的其中一名罗汉突然说道。

这话一出口,众罗汉都是一个个神色变换不一,流露复杂。

“哼!不求上进,也是活该!”

有一名罗汉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他早已不是降龙,一切都是劫数。”

“什么劫数,我看他是忘了禅宗,若没有我禅宗岂能有他降龙。”

“他是道济,不是降龙。”有人突然出声,却是那伏虎罗汉。

“道济也罢!降龙也好!即入我禅宗,自是我禅宗中人,如此行为,他已是背叛我禅宗,怎能宽恕?!”

十八罗汉中的一人冷哼道。

“算了,随他去吧!他既已经还俗,就不是我禅宗中人,他怎么做,如何选择,那都是他自己的是了。”一位罗汉叹息道,是降龙曾经颇有交qi ng的某位罗汉。

“还俗?俗世弟子可还俗,沙弥亦可还俗,哪怕是一寺主持亦可还俗,但他是我禅宗中人,入我灵山岂能有还俗之说?佛祖应允了吗?”

“但他是灵隐寺的道济,未入我灵山,还俗自是可以。”

那位和道济有交qi ng的罗汉争论道。

“哼!无稽之谈,无论是道济还是降龙,前世今生也好,本就是一人,既是一人,降龙为我灵山罗汉,自是要论灵山之处。亏的此人曾经还是我十八罗汉之首,当真是对我十八罗汉等尊者的侮辱。”

“长眉,你过分了!”

“够了!”

就在十八罗汉彼此争论不休的时候,大势至菩萨终于开口了,声音冷冽无比,他冷冷的看着十八罗汉。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