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圣女咬牙嘶叫,她气的脸颊上肌肉都在不停抖动,“我不相信你的心如此冰冷,简直恒古不化。”

白壁沉笑着,他现在只能继续笑,只能用笑来掩饰自己的内心跟表qi ng,“你以为我不是和尚,占有我是迟早的事,你一定以为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棒终究会被磨成针的是不是?”

圣女嘴角流血,瞳孔收缩,脸颊上肌肉剧烈抖动,“难道不是吗?”

“难道是吗?”

圣女一下子坐在地上,似已崩溃,她的一切似已被活生生击溃,“你走吧,快点走,就当我从未见过你。”

白壁沉立刻走了,他几乎想都没想。

他又成功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心!

是不是越先用qi ng至深的人越容易被伤害到?是不是这样的人越不容易被珍惜?

这样的人没想要得到什么,只是想得到对方的爱,这并不过分,可命运偏偏不给,这真的公平吗?

难道痴qi ng人的命运竟如此坎坷吗?痴qi ng也是罪吗?需要为犯下的罪行承受代价吗?

白壁沉逃出去便遇到了无闻,他轻轻一礼又说今天的决斗取消了,改成明天。

看着白壁沉一脸茫然样子,无闻笑笑解释,“范天仇今天有个决斗,跟你决斗时间调整了一下。”

白壁沉点头。

“他希望你过去看,说能一睹决斗者芳容是人生一大快事。”

“想必这仁兄也是不拘小节、潇洒倜傥、超脱世俗的偏偏君子。”

无闻笑笑,“跟你一样,都不喜凡尘俗世的主。”

白壁沉也笑了,“如果是这般人,我一定跟他痛饮三百杯。”

“他也是这么说的。”

白壁沉大笑,“如此为人独特又xi NG格奇异,真想快快见到,以解生活苦闷之痒。”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见到了,范天仇一身洁白如雪,剑鞘也是白的,他横在一个叫卓天风剑客面前,形容卓天风桀骜不驯、易怒好面一点也不为过。

无闻走到他们中间轻轻一礼,“这位是八面威风的卓天风,这位是剑客范天仇,你们可以决斗了。”

范天仇没看一眼卓天风,满脸厌恶之色,“有什么事就快点说,被打扰我杀人。”

卓天风指着范天仇脑瓜盖大叫,“念在你是江湖同道的份上,你过去给卓远认个错就算了,我也懒得杀你了。”

“我为何认错?”

卓天风冷笑,笑的剑穗都在抖动,可见他功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白壁沉想说这厮好像有两把刷子,八面威风也非抬举之意,不知道能不能跟范天仇过招了,有些出言不逊、大放厥词之辈看起来挺好的,可一到决斗时刻就实在不堪一击了,简直不忍直视,他希望卓天风比想象中强点,不是那种不忍直视的一类人。

范天仇没看他,淡淡的说着,“他找我决斗,死了跟我何干?要我道歉干什么?”

“卓远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侠士,他身怀侠义、救死扶伤,能为不认识的人拔刀相助、雪中送炭,你去认个错,难道委屈吗?难道不应该吗?”

范天仇抬起头看卓天风,先笑笑,然后才说话,他说的话只有一句,“你觉得可能吗?”

卓天风咬牙,冷冷逼视,手紧紧握住剑柄,“不要逼我出手杀你,葬送了大好生命。”

范天仇拍拍剑鞘,“这口剑不经常教人做事,看来它今天要教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八面威风会怕你这区区小剑客,我八面威风人士不想以老欺小留下骂名,不想因此被辱,真心怜惜你是个汉子才出此下策,别不识抬举,白白葬送xi NG命了还不明所以,年轻人抓把剑闯荡江湖心比天高不是件坏事,但也须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念在你是初犯又勇于认错的份上我会大发仁慈之心,讲点武德,留你xi NG命,你还不快快认错,祈求我宽恕一二分?”

范天仇笑了,“看来这口剑真有机会教人做事了。”

卓天风听见这话好像很不爱听,所以他言辞灼灼又一次口无遮拦了,“你这厮说这等污秽之语我就不爱听了,我看你年纪轻轻是块可造之材才有意留你xi NG命的,别不知好歹在这胡言乱语丢失了大好前途,我欣赏你是条汉子有意想提携你一下,它日飞黄腾达、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时候不要忘记我提携。”

白壁沉彻底忍不住了,大笑,他指着卓天风脑瓜盖大叫,“你这厮算哪根葱?胡说八道也不嫌丢人,我听的都脸红了,你这般大言不惭简直天下少有,倚老卖老的本事算是炉火纯青了,平时说鬼话一定多于说人话,我是佩服你这张老脸了,说什么给人家提携,你怎么不好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再说话也不迟,厚颜无耻最起码也应该有个底线的,你这个老秃驴真没底线了,我看不下去了,拜托你快点撞*算了,撞地也行。”

范天仇大笑,“骂的好,这就所谓骂人者胆大了,听君一席骂,胜读十年书啊,实在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连无闻听了也忍不住笑出声音。

卓天风当然不是肯买账的主,他连胡子都被气得翘起来了,鼻子歪了不说,眼睛也气得直上*,牙齿直打颤,他冷冷瞧着白壁沉,“你是何方狂徒,怎地在我教训晚辈的时候出言不逊,实在有为人道,这是何居心?老夫看你白白净净带剑还以为是风云人物,却不料是奸猾之徒,当真是世风日下,连这般宵小之辈都敢出来蹦跶了,难道江湖当真变天了,奸徒当道容不下我等正义之士了,简直荒唐无稽,简直岂有此理。”

范天仇笑过又细眼微眯,“老秃驴,我记得你老婆细皮嫩肉的,年方二十,正值骁勇善战之年,我杀了你之后会立刻找到她,然后以金刚不坏之身去会会她如何骁勇善战的,就算不小心牺牲了,我要告诉她女人是水做的,要懂得温柔,要了解三从四德。”

卓天风拔剑一下子窜了出去,怒喝着,“狂徒休得放肆,吃我一剑。”

范天仇笑意未过,却丝毫不敢怠慢,毕竟面对江湖倚老卖老的秃驴,就算不拿出十二分警惕也应该拿出十分。

范天仇身子一滑,躲过夺命一剑,嘴里轻唤,“老秃驴,使出所有招术把,你如果死了,我会教你老婆做事,所以你要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好好教我做人,否则你细皮嫩肉的老婆就惨了。”

卓天风身子未转剑尖已直指范天仇咽喉,此刻咬牙嘶叫狂徒休要得意,姜还是老的辣一点也不是虚头,范天仇躲闪的若是慢半分,小命说不定就报销了。

此刻范天仇头发蓬乱,咬牙嘶叫,“老秃驴,你出剑看着点,差点就把我杀了,杀不了我,你就惨了,非但我一马当先牺牲一下去教你老婆做事,还会礼贤下士招揽江湖上牛鬼蛇神的老光棍,与他们共商教你老婆做事之大计,我更会身先士卒多做几次表率使劲煽动他们,引诱他们,告诉他们教你老婆做事是一件高尚qi ng操而且舒服刺激,不带一点负罪感,权当江湖上一道风景线。”

白壁沉在一旁干着急,正握拳互砸,他忽然想过去扭范天仇耳朵,告诉他如果再快一点,老秃驴就一命呜呼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大叫起来,“范兔崽子你威风八面哪去了,关键时刻心要狠一点,不要每次都逃,更不用菩萨心肠,你不是惦记人家细皮嫩肉的老婆吗?像你这出剑速度我看就惦记算了,什么教人家老婆做事就别想了,先考虑活下去再说吧。”

范天仇借机喘口气时,身上已被刺了几剑,看来倚老卖老的秃驴有两下子,毕竟秃驴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

“你有种就试试,他剑招厉害着了,不是我逃,是他剑招太刁钻毒辣了,我根本无法招架。”

卓天风从范天仇屁股上拔出剑,鲜血再一次飞溅,他得意的笑笑,似乎想告诉别人,这小兔崽子快完蛋了。

白壁沉跳起来大叫,“快收敛心神,用神识去感悟剑柄,把一切力量都贯穿于剑身,别的不要想,然后刺出一剑。”

他说的好像迟了,范天仇倒在血泊中,瞳孔收缩,目光中还带着教人家老婆做事的兴奋刺激之色。

看见死在自己剑下,卓天风又吐了一口唾沫在范天仇脸颊上,大骂没教养。

人都死了还这么拼命干什么?难道真是图一时痛快吗?

白壁沉走到他们跟前指着卓天风脑瓜盖大骂,“这就是江湖前辈所为,人家都死了,还盯着不放辱骂,你是不是神经病?”

卓天风赫然转过头冷冷盯着白壁沉,“你是谁?知道多管闲事后果是什么?”

“我是谁你就别知道了,我不喜欢跟你交朋友,至于多管闲事,我高兴怎样就怎样,你想干嘛?”

“小子,你当真不知天高地厚,老夫一向为人正直无私,不喜杀人如麻,岂是你指指点点的,如果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这般鼠辈还以为老夫是泥捏的。”

“你想怎么给我颜色看看?”

“你有种吗?”

“此话怎讲?”

卓天风Y恻恻笑笑,“有种就跟我决斗,就看你有没有这胆量。”

“时间?地点?”

“明日辰时,地方就这里,怎么样,敢来不?”

白壁沉没说话,也许他懒得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就走了。

无闻叹息,“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卓天风摇头。

“你摊上事了,你居然全然不知,简直迂腐至极。”

卓天风笑不出了,“刚刚那人是谁?”

“他正是千年老二,用剑所有人值得他多看一眼的,只有剑圣向天啸。”

卓天风脸色惨白如纸,似已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又问了一句,“他就是决斗者白壁沉?”

“是的。”

“三十多年决斗只败给向天啸的白壁沉?”

“是的。”

“为了杀死对手无所不用其极?”

“是的。”无闻不愿再多说什么,突然走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走,那磨牙就不会结束。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